中国文化史的书写方式

我国文明史的书写方法——读《图说我国文明史》作者:王会娟  自五四以降,研讨我国文明史的著作颇丰,如民国时期陈登原、柳诒徵都曾著过《我国文明史》,王国维、钱穆、何兹全等人也都有过这方面著作。20世纪二三十时代,我国考古学家的一系列发现,有力佐证和更新了学者们关于我国文明性质、时代、传承和类型的判别,关于文明史的研讨也趋于细致和科学。80时代鼓起的文明热、寻根热、美学热,也激发了人文学者重写思想史、文明史的热心。能够说,我国文明史的书写是20世纪我国学界的一门显学。但“文明”这个概念内在和外延相对不固定,一应俱全而议论纷纷,涵盖了物质、思想、艺术乃至于准则。20世纪又是一个理论的世纪,每一种哲学思想、社会理论往往都触及文明概念的重构。所以书写文明史又是费力不讨好的作业,满足妄言、沧海遗珠,很难让所有人服气和满足。《图说我国文明史》 吴方 著日子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  吴方先生这部《图说我国文明史》发生自90时代的我国文明布景、社会布景、学术布景,更像是传统与现代、科学与人文、理论与实际的某种结合。作为一扇调查我国文明开展流变的窗口,本书具有内容和方法的两层含义,引领读者对90时代的学术进行重温。  这本书总体上归于传统的文明史书写。没有八面威风的西方“典雅理论”的先入为主,也没有宣传一种全新书写方法的慷慨激昂,行文和描绘都显得朴素、谦善而简略,便是一个简略的学者,安静叙述着自己关于中华史的了解,缓缓展开了一幅画卷。理论与前史是一对对立联系,处理妥当能够史论结合相辅相成,处理欠好则或许喧宾夺主枯燥乏味。坊间不少过于理论化、哲学化的专史著作,穿凿的痕迹往往过于显着。吴方先生英年早逝,他学术的黄金时期正值90时代,后现代主义、后殖民主义、新前史主义、解构主义、女性主义、文明研讨等风靡一时的文明理论,还未在我国学界大规模粉墨登场。这使他得以幸免了许多“挑选的困惑”,把内容限定在人文范畴,侧重叙述各时代的严重文明现象,取舍由我,不用纠结于文明和文明史的概念和论域。比方依照文明研讨的了解,修建、宗教、礼仪、服饰、音乐、舞蹈乃至于科学技术、饮食医药,都能够归于大的文明史范畴,就像葛兆光先生所著《我国思想史》将哲学史重写为思想史、观念史那样,为了求新求变就必须扩展文明的外延。还有纷繁复杂的前史分期理论,远古、中古、近世……因为避免了理论化的过度搅扰,本书能够集中精力聚集各个时代典型的文明现象进行书写,遵从传统的常规进行立异,而不是故意别具一格。像雅俗文明、干流与边际文明这样的“墙”,在吴方这本书里是不存在的。  但本书也有书写方法的立异一面。全书一半以上的篇幅是在叙述唐宋曾经,远古到春秋战国又占了其间一大半,从文明遗址散布、文明分期、古文字、出土文物等通俗之处讲起。取舍代表了情绪,也代表了作者的汗水和质量。作文明史,最简单堕入随声附和、取舍添补的窠臼,热衷于凑一些中学前史教材般的概述,最难的是在无人问津的范畴发掘出新路,发前人之所未发。越是陈旧的时期,越难掌握文明的开展头绪,越难做出文章来。作者很注重二重证据法、三重证据法的运用,让文明史上的经典,同地下出土的器物、文献彼此印证。比方关于陶器文明的了解,将其视为“文明”的典型表现、审美价值从实用价值中的蝉蜕脱出,创始了熏陶、熏陶等我国艺术精力的先河,就很有见地。这实际上是文明史书写中对社会学、考古学、人类学等学科的学习。全书还表现了一种理论的深刻影响,那便是年鉴学派。这就让本书长于从物质日子变迁揭开文明问题的前奏,由物质而精力、由器物而观念、由心思而风格,每一种艺术款式、著作的兴衰,都建立在普通人的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日子之上,建立在一个时代所在的地理位置、生存环境、安全压力和准则典章之上,“各阶层的人们像是各不相同的文明人物,活动于不同的场合、圈子”,这一点,东海西海、古往今来,心同理同。比方西汉与匈奴互为攻守、长时间抵触催生了宏阔的汉文明精力,再比方,从唐诗中感受到初盛中晚的悬殊风格,因为国力国势的改变,唐诗的气候就从豪放走向苍凉;而两宋苟且偏安的前史境遇,文胜于武的治国理念,又催生出宋诗研物穷理、宋词温婉细腻的全体风格。还有一点便是静态前史、大前史的观念影响,作者一般不太重视剧烈的战役和政治事件,而倾向于归纳一个长时段的文明品质。正如书中所说,“前史特别是文明史还有它长时段的文明心态在起作用”,这成为作者写作的一种自觉。比方“次序”一直是我国前史文明的主题,比方“人的自觉”从司马迁著《史记》的任务感到魏晋崇尚玄谈的幻灭感,明清鼎革并不影响两个朝代文明史上的延续性和继承性。这种大前史的思想,让阅览本书的跋涉速度不急不迫,显得安静而沉着。  风格便是人。一个中文系身世的学者,其著作往往信雅达兼而有之,描绘文明的文字,自身也要很有文明,方法、文字和内容完美交融。本书章节阶段的规划支配,就让你似乎置身于中式院子,偶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文字装点其间,比方描述秦代“以血火为洗礼、刑法为药石”,移步换景、步步惊喜。文字的美丽增加了阅览的愉悦,每一篇的介绍与剖析,都像极了独立的明清小品。特别难能可贵的是,作者关于才思、文思、美感的体悟了解沉淀很深,这就发生了一种跨时空的知音作用,长于捕捉到一个作者、一幅著作、一种现象、一类风格最幽静而共同的东西,把“妙处难与君说”的要素捕捉和再现出来,这是吴方作为批评家的特长和优势。比方议论释教的影响,作者就侧重发掘其间的禅意精力,指出其关于士大夫的心灵劝慰和心态影响。千载之下,文心相通,文明能够跨过有形的时空间隔,交流古代人和当代人的心灵。当我读到书中对白居易《中隐》的解读时,读到杜牧“尘世难逢开口笑”低沉青楼解闷抑郁、李商隐“终身襟抱未曾开”摇摇欲坠曲折流离时,对他们的著作背面的隐情,有了更多直观和感动。  法国人福柯说过,重要的不是前史叙述的时代,而是叙述前史的时代。这本《图说我国文明史》,一起向咱们展现了两种时代。三联书店重版此书,不仅是向作者问候,也是向作者所标志的那个90时代的治学风格、思潮、言语问候。无论是前史仍是书写,其实曩昔从来没有曩昔,一直以某种方法影响、刻画着今日的咱们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2月18日?16版)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